君子有匪·正文 第八十五章
广告位①
广告位②
广告位③
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oole.org,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君子有匪》最新章节...
    月入黄昏,景致依稀。

    晚间的风凉悠悠的,吹拂在身上,却正觉得舒爽。

    慕容姝走出梨园,望满枝翠碧之色。

    身后明心一直紧紧相随,却不会产生无端不舒服的感觉。

    “今夜的梨园,倒好似有些安静。”

    慕容姝轻声说道,只是不知是对着晚间的风说的,还是对着明心说的。

    “是啊,公子今夜不会回府。”

    明心意味深长的说出这么一句,便幽幽闭了嘴。

    慕容姝再看她时,便又是一副紧巴巴的模样。

    “是吗?那你家公子可有吩咐让你盯住我的一举一动?”

    慕容姝含笑相问。

    明心只淡淡摇摇头。

    “并未,公子说,一切依旧。”

    如此,倒是让慕容姝无端动起几分心思。

    “秋菊如何?”慕容姝又问。

    无端引起刘孜对她的猜忌,慕容姝心道,秋菊,看来是留不得了。

    “秋菊姑娘一直在外院之中,姑娘可要去见见?”明心意有所指。

    慕容姝玩味一笑,点点头:“也是时候见见她了。”

    说罢,便真的踏着悠闲的步子向前院方向而去。

    方才十九从她身前穿过,是极为隐蔽的模样,想来,应该是今晚有什么要事和自己说一说。

    慕容姝心道,看来今晚,确是要让江阳王府闹出一些动静才行。

    不知为何慕容姝心中总是有隐隐不安的感觉。

    只可惜刘孜看她看得紧,身边暗卫重重,又有这位不知深浅的明心姑娘,脱身,却是不容易。

    慕容姝到的时候,秋菊正在屋子里抹胭脂。

    慕容姝看看已经渐渐暗去的天色。

    这么晚梳妆,秋菊也是好兴致。

    慕容姝推门进去,秋菊执着梳子的手一顿,见是慕容姝,脸色一僵,却还是装出镇定的模样。

    “慕雪?你不在梨园?来这里做什么?”

    秋菊出言讽刺道,面色不善的看着慕容姝,语气中更多了几分尖刻进去。

    与慕容姝初见秋菊时,带给她的印象已经是判若两人。

    “我来这里,你不知道?”

    慕容姝反问,逼近秋菊,凌厉的眼锋,是秋菊从未见到的神色,莫名的心中一慌,便向后退了几步。

    慕容姝却明显不愿意就这样放过了秋菊,直把她逼到床沿边,退无可退只是,才凑近她的耳畔。

    秋菊未想到慕容姝一言不发,却让她嗅到死亡的味道。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慕雪身上会有这么可怕的气息?

    明明大家都是一起进的江阳王府,只她却能得了世子殿下的赏识进梨园,为何就她不一样?

    秋菊不甘心,不甘心,那么就只能依靠自己去争,去抢。

    她不过是主动去找世子殿下说了一些关于慕雪进府的事情,虽然有些事她并未亲眼所见,可大家都是乘着梯子往上爬的人,凭什么就说不得。

    “我可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想到这儿,秋菊厉了几分声色,瞪向慕容姝说道。

    只盼着她这样说,能够唬住慕容姝,也能够让自己安心一些。

    “呵!”

    闻言,慕容姝轻笑一声。

    “是你和世子说我来江阳王府别有目的的吧?也是你说我是来刺杀世子的刺客?”

    慕容姝气急生笑,语气中渐渐透上几分森寒之意。

    “是又怎样?你敢说你不是别有用心。”

    秋菊随着慕容姝的质问,整个人脸色都白上几分,眼眸中漫上几丝恐惧。

    慕雪怎么会知道?她确实对世子说了这些。

    慕雪既然不愿意成为帮她往上爬的梯子,那就不能怪她明珠心狠。

    这一切,明明都是慕雪自找的。

    “是又怎样?你敢说你来江阳王府没有别的目的?”

    秋菊放大了分贝,却也遮掩不住她话语中的心虚。

    手紧紧的抓着床沿,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说完之后,只觉得整个嗓子眼就紧涩得让她难受。

    慕容姝见她一副外强中干的模样,顿时也觉得没有多大的意思。

    一点点凑近秋菊耳畔,却并没有直接回答所谓的秋菊怎的问题。

    只轻轻一笑,温热的气息浮上秋菊耳根处,语气中更透着几分森冷的感觉。

    “您信不信,就是我今天在这里当场杀了你,世子也不会怪罪我半分?”

    慕容姝道,很快便直起身来,唇边又印上了无害的笑意。

    仿佛方才森冷跗骨的话语,只是秋菊的一个错觉。

    “不,这里是江阳王府,你怎敢?!”

    秋菊随着慕容姝的话语睁大了双眸,眼睛瞪圆,惊恐的看着慕容姝。

    第一次觉得,慕容姝的笑竟是那么可怕。

    不像常人,只像是从地底下爬出来的一般。

    说完怎敢,看向慕容姝的眼神却只有害怕。

    慕容姝也不说话,只静静地,含笑看着秋菊,直看得她心底发毛。

    终于秋菊只撑不住心底的惶恐,一个没站稳,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地上。

    再看慕容姝时,那还有一开始的有恃无恐。

    见秋菊是彻底怕了,慕容姝才蹲下身来,与秋菊发间轻轻一动,便将她青丝扯落。

    再回首,手中已经握上了一只金枝钗子,尖锐的钗胃,像一柄刀尖,稍有不注意,便能够划破皮肉,与脖颈只见留下血色的痕迹。

    见慕容姝的动作,秋菊更是惊慌失色,再无半分硬气。

    “我错了,你不要杀我,我错了阿雪,你不要杀我啊!!!”

    秋菊突然尖叫道,拼了命的想冲出这间屋子,却来不及起身,整个人便又很快的软了下去,倒在地上。

    “救命啊!救命啊!”

    凄厉的叫声响彻这处小院。

    慕容姝好整以暇,只看着秋菊这幅样子,觉得可笑。

    等秋菊叫到彻底绝望,却始终没有人进入这处小院,她才后知后觉,已经没有人会过来救她。

    秋菊最终亦只能转而求上慕容姝,绝望的问出一句:“慕雪,你当真不怕世子殿下回来,知道你杀了我而找你麻烦?”

    不能慕容姝回答,只看到慕容姝唇角那分笃定的笑意,秋菊便好像在一瞬间找到了答案。

    “不会,他不会是不是?”

    秋菊笑了,一瞬间笑得有些狼狈。

    “他才不会为了一个命如草芥的我而找你麻烦,我于他而言,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说罢,秋菊疯魔般地笑起来,却比方才故意盛气凌人的模样要更能打动人。

    “我喜欢了她整整十年了,为的,不过就是走至他的身边,听他轻轻唤一句我的名字而已,怎么,怎么就那么难呢?”

    “红姨说,只要除掉你,世子殿下就一定会纳我,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走至他的身边,在江阳王府中,镌刻下我的名字,可怎么,可怎么就这么难呢?”

    说罢,再看慕容姝手中明晃晃的金钗时,秋菊眼中只刻上了深深的眷恋之情。

    “慕雪,你不是要杀我吗?动手吧?我不反抗了!”

    秋菊突然道,惊惧过后,终于又趋于平静。

    “你杀了我吧,是我对不起你,这金钗是公子赐●31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予我的,能死在这支金钗下面,秋菊此生,也不算白来一遭。”

    脸上印上一分决然的笑意,秋菊自知无力与慕容姝对抗,还是紧闭了双眼,将脖颈暴露在慕容姝眼前。

    世子啊世子,秋菊一生本来就是为你而活的,如今死在你赐予的金钗一下,也算全了我这一身情意了。

    只需她手中的金钗轻轻一划,便可以很快的终结眼前这个女子的性命。

    跪坐的身子因为恐惧而颤抖,却兀自逞强得没有躲开,耳畔是急促的呼吸声。

    随着慕容姝久久不动作,秋菊一颗心越跳越紧。

    慕容姝得到想要的答案,只看见夕阳的光影穿透小窗,慕容姝手臂一横,一抹金光划过秋菊的眼眸,却是落下,她鬓边的一缕发下来。

    倏地睁开眼睛,看着落下的一缕发,秋菊惊得抚上自己的脖颈,依然光洁。

    “你……”

    怔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慕容姝,竟然没有杀自己?

    怎么会明明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方才,方才慕容姝眼中释放出的,明明就是浓烈的杀意。

    那杀意,不会作假,怎么如此轻易放弃。

    “你,放过我?”

    秋菊不确定问道,心儿依旧颤着,有劫后余生的欢喜,还有对未来的逛逛恐惧。

    “我可以放过你。”

    慕容姝看一眼茫然无措的秋菊,唇角勾起一丝冷意:“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可以放过你。”

    “你方才说了那么多,不就是不想死吗?”

    仿若看清一切,慕容姝语气中带上两分嘲讽。

    她先前说的那番话,慕容姝有八成不信,不就是堵她心软而已。

    听罢,秋菊有被人看穿的惶恐之情。

    确实,她方才那一番话,确实是故意的,惜命,谁不惜命呢?她已知自己无法逃开慕容姝,既然逃跑的生路已经断绝,那还不如依照红姨说的那样,于捷径中绝处逢生。

    “那你要如何?”

    秋菊只感觉自己在慕容姝眼前,所有的一切都被看穿,行也不是,坐也不是。

    “你是红袖招的人吧?”

    慕容姝问出声来,却是笃定的语气。

    红袖招的名字一出来,秋菊身子便一僵。(未完待续)

    <script>bdshare;</script>
广告位④
广告位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错误报告]     [投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