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超品相师·正文 第八百五十章 天雷符
广告位①
广告位②
广告位③
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oole.org,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都市之超品相师》最新章节...
    云松道人听到沈恪答应了自己开出的赌注,顿时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他的目的,就是从沈恪这里把自己的损失给捞回来,现在他已经可以出手了,等会击败沈恪之后,就能够名正言顺的找沈恪索要赌注。

    “那就来吧!我对你的实力也很好奇,今天正好看看,你这个从国内来的小辈,实力究竟如何?”云松道人冷哼一声,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四周的那些风水师们拱手道:“诸位,今天我云松请大家来,就是要让大家做一个见证,我今天要教训这个从国内来的小子,让他知道,唐人街的风水界,不是他撒野的地方!”

    听到了云松道人的这番话,坐在两边的那些风水师却都没有表示,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似乎都在等着别人先表态。

    片刻之后,在这样的沉默之中,一个须发皆白,穿着唐装的老者轻轻的咳了两声,然后抬起头看了眼云松道人,微笑道:“云松,你这番话可就不对了,你代表不了我们唐人街的风水界,以后这样的话,最好还是要少说!”

    “孙会长您既然开口,那我自然要给你这个面子,好,以后我会注意的!”云松道人呵呵一笑,对孙会长点了点头,视线转到沈恪身上来的时候,一下就变得充满了阴霾,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和沈恪动手了。

    沈恪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周暮雪,然后低声道:“暮雪姐,你先站到一边去等我,很快咱们就能够走了!”

    他的话并没有刻意的去遮掩,所以大家都听得到,楚轩冷哼道:“沈恪,你这是知道你很快就会输,所以才这么说的吗?”

    “到底是谁输,相信很快就会见分晓的!”沈恪懒得和楚轩多说,只是看了眼站在对面的云松道人,笑着道:“到底要怎么比斗,你还是先划下道来吧!”

    “很简单,我们各凭本事,看看谁更厉害就行了,如果觉得不是对手的话,也可以随时认输,只要有人认输,比斗就自然结束,今天坐在这里的诸位大师,都是见证人,你觉得怎么样?”云松道人将他的规矩说了出来,然后看着沈恪,等着沈恪的回应。

    沈恪轻轻点头,淡淡的道:“还可以,就按照这个规矩来好了,其实,我想说你,你最好现在就认输,否则的话,等会咱们打起来,吃亏的人,肯定是你!”

    云松道人听到沈恪的这句话之后,顿时脸色涨红,然后用愤怒的目光看着沈恪,沉声道:“小子,你是不是太嚣张了一点,居然敢在我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看来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训你一顿才行了!”

    话音未落,云松道人就伸手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张引煞符,然后他对着沈恪轻轻一抖,引煞符上立刻浮现出一团银色的火焰,眨眼间,这张引煞符就已经在他的指尖上化成了灰烬,紧接着,四周的阴煞之气不断的朝着他凝聚过来,在他的身前制造出一个肉眼都几乎可以看清楚的漩涡,然后漩涡不断的席卷,最后朝着沈恪这边飞旋而来。

    “厉害,没想到云松这些年来,修炼也没有丢下啊!居然用一张小小的引煞符,就牵动了如此之多的阴煞之气,以前他可是做不到这点的,对方只是一个小辈而已,就算会一些术法又怎么样?云松也真是太谨慎了一点!”

    “我看不是谨慎,你没听云松之前说的那些话吗?我看他应该是在这小子的手上吃过亏,所以才会这么重视这小子,咱们还是耐心往下看吧!这小子敢找上门来应战,肯定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到底怎么样,咱们就清楚,如果那小子连云松的这招都应付不来的话,那也就太没用了,不过我看他多半不会这么没用,咱们还是等着看好戏吧!”

    ……

    坐在厢房两边的那些风水大师们,看见云松道人对沈恪出手之后,都纷纷低声议论起来,对于云松的实力都很惊讶,至于沈恪,他们则是看不明白,不清楚沈恪的实力究竟怎么样?

    沈恪看见那团犹如飓风般的阴煞之气正朝着自己不断的席卷而来,脸上的神色却是一点变化都没有,似乎就根本没有看到这股飓风。

    如果是不了解沈恪的人,说不定这时候还会觉得沈恪是不是已经被云松道人施展出的手段给吓呆了,只有了解他的人才清楚,他这是根本就没有将云松道人的攻击放在心里。

    云松道人虽然不了解沈恪,但是对沈恪的实力却有一定的了解,他知道自己用引煞符凝聚的阴煞之气肯定无法对沈恪造成什么麻烦,这只是开胃菜而已,所以看到沈恪如此淡定,却是一点都不惊讶,在将阴煞之气推向沈恪之后,他一刻都没有停留,继续从口袋里再摸出一张符篆来,这张符篆,才是他藏在阴煞之气后面的杀手锏。

    就在那团阴煞之气冲到身前的时候,沈恪却是不紧不慢的举起来右手,然后食指轻轻的点出,指尖上闪烁着淡金色光芒,然后随着他的食指不断的移动,眨眼间,一道符篆出现在他的身前,就那么悬浮在半空中,闪烁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虚空画符,居然是虚空画符!”

    看见沈恪身前出现的那枚闪烁着淡金色光芒的符篆,那些坐在厢房两边的风水大师们几乎全都一下站了起来,然后看着沈恪,发出了惊呼。

    不能够说他们没有见识,实在是因为虚空画符这种手段早已经失传多年,此刻他们看见沈恪居然能够施展,自然会惊讶。

    沈恪身前的符篆幻化成一道金色的洪流,瞬间就将那些席卷而来的阴煞之气冲散,然后金色的洪流慢慢消散在天地之间。

    “没错,我刚才施展的,正是虚空画符!”沈恪看了眼那些惊呼出声的风水大师们,对他们微微一笑,然后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的确会虚空画符这种传说中的手段。

    “居然真的是虚空画符,没想到他如此年轻,居然会传说中的术法,不知道他的身后,究竟是哪一位前辈高人!”

    “我看这次云松道人已经有dà má烦了,就算他能够打赢这小子,万一人家回去找师傅出来帮忙怎么办?只看他年纪轻轻就能够施展虚空画符这门手法,就知道他的师傅肯定极为厉害,云松肯定不是对手!”

    “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居然还能够看到虚空画符的手法重现江湖,真是太幸运了!今天这一战,不知道还会不会出现什么别的惊喜?”

    ……

    惊讶的劲头过去之后,这些唐人街最厉害的风水大师们也都重新坐下,只是他们现在看向沈恪的目光,却与之前不同,如果说先前他们还带着一丝倨傲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在沈恪的面前,就完全没办法保持这种心态了。

    毕竟沈恪可是连虚空画符这种神仙手段都能够施展出来,谁知道他还会什么更厉害的手段?

    云松道人此刻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他的手还放在口袋里,已经摸到了那张天雷符,但是却因为顾忌着沈恪的身份,还有他那个可能存在的师傅,所以一时间根本不敢拿出来使用。

    天雷符的威力与五雷符相比,也是要稍逊一筹的,不过符篆具体的威力,还是因人而异,天雷符在他的手上,完全能够媲美一些实力不济的风水师使用五雷符,这也是他能够将天雷符当做是杀手锏来对付沈恪的原因。

    沈恪看了眼云松道人,微笑道:“怎么,你这是怕了吗?”

    “怕?我会怕你?你是不是在开玩笑?”云松道人听到了沈恪的话之后,立刻就冷笑着对沈恪反驳了一句。

    沈恪微笑道:“难道你不是在担心我身后的人会出手对付你吗?”

    “胡说,我怎么可能会去想这么无聊的事情?”云松道人厉声对沈恪呵斥了一句,然后沉声道:“小子,不要以为你能够用出什么虚空画符这样的花俏手段,我就会怕你,告诉你,今天这场比斗,我肯定要赢!”

    “你不是在害怕的话,为什么不敢将你口袋里面的符篆拿出来了呢?”沈恪嘿嘿一笑,看了看云松道人,淡淡的对他问了一句。

    云松道人听到沈恪的话之后顿时愣住,然后咬着牙将天雷符从口袋里拿出来,沉声道:“小子,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我告诉你,我手上的这个符篆,可绝对不是你能够抵挡得住的!”

    “哦!是吗?你还是尽管出手好了,就算我输了,我身后的那位,也是不会出手的,再说了,我怎么可能会输?”沈恪自信的一笑,看了眼云松道人,然后示意云松道人千万不要留手,最后有什么绝招都一起拿出来。

    “好,小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在座的各位,可是都听到了,既然你要我出手,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符篆,应该是怎么样的!”云松道人听到沈恪的话之后,立刻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扬起了手中一直紧握的天雷符。
广告位④
广告位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错误报告]     [投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