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其有幸一生有你·正文 第146章 一张画像
广告位①
广告位②
广告位③
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oole.org,以便随时阅读小说《何其有幸一生有你》最新章节...
    贺君熠下了楼,拿了快递就回了办公室。

    他拆开了快递,发现里面是一本书,是c语言编程教程,他看着书,皱了皱眉。

    然后拿起了书,翻了翻,在快到后面的一页,发现了一张折叠的纸,贺君熠取出这张纸,放下书。

    但他没有立马打开,而是看着那张纸犹豫一会。

    过来很久,他才慢慢打开折叠的纸。

    打开后,静静的看着纸上的内容。

    却发现上面一个字都没有,这张纸只是一张画像,画上呈现的是一个他完全陌生的男人的脸。

    贺君熠看着纸上的人,这个就是何曦口中所说的那个“四哥”吗。

    贺君熠看了一会,然后把纸放回手里,他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能根据一张素描找到一个人吗?”贺君熠淡淡说道。

    电话那头的人犹豫了一会,不确定的说道:“没有百分之百把握,不过也能有百分之七十。”

    “那足够了。”

    说完,贺君熠挂断电话,拿起书中的纸就出了公司。

    医院。

    陈启然站在医院住院部树下,抽着烟,神情有些复杂,还有些颓废。

    过来一会,一位中年妇女走到她跟前,一脸担忧:“在为你爸的医药费钱发愁吗?”

    陈启然掐灭了烟,安慰道:“没事,妈,你不用担心,医药费已经够了,我只是在想其他事情。”

    陈母一脸歉意的看着儿子,眼睛含着泪,说:“启然,对不起,都是因为你爸,才让你烦恼,让你经常来回跑。”

    陈启然笑着说道:“我是有些生气,可是不管怎么说他是我爸,我不可能不管他的,只希望经过这次他能清醒点,不要再那么糊涂了。”

    “我会劝他的,你放心。”陈母保证道。

    “嗯,妈,你进去吧,外面吹风,有些冷。”陈启然说道。

    陈母不放心了看了他一眼,还是走了。

    陈启然又点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这时,手机“叮”了一声,他点开手机看了一眼消息。

    然后再次掐灭烟,走出医院,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医院。

    隔日一大早,贺君熠就在公司办公室了,他还是看着那张画像一直。

    这个四哥到底是谁?

    他为什么要窃取sunshine的代码呢?目的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钱?还是有别的目的。

    而且为什么他的目的就只是sunshine呢?

    还有这次,公司着火的原因还是一个谜,到底是谁?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一个又一个的谜团全部摆在贺君熠面前,他一个都没有弄明白。

    本以为sawell那次盗取代码只是何曦一人所为,却没想到根本没有那么简单,有谁在设计sunshine呢?

    陆安年进来时就看到贺君熠在发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行为,他觉得很好奇,这家伙怎么了,居然在发呆。

    他走上前就看到贺君熠面前放着一张画像。

    “咦,这谁画的啊?这么丑!”陆安年一脸嫌弃的喊道。

    贺君熠撇了他一眼,没吭声。

    陆安年又打量了一下,还拿起那张画像看了一会,说:“再次确认,确实很丑。”还给了很中肯的评价。

    他又看向贺君熠,好奇道:“你一直盯着这张画像干嘛?”

    贺君熠从他手里接过画像,一脸严肃的说道:“sawell那次项目代码泄露,大家都以为是何曦一人所为,但其实不是。”

    陆安年一听,睁大了眼睛,问:“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同伙吗?”

    贺君熠继续说道:“我问过何曦,当初是这个人主动找的他,目的就是窃取项目代码,在何曦把代码全部给他后,这个人就消失了。”

    听他那么说,陆安年摸着下巴,认真想着,忽然,他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猜想道:“你是不是觉得这次的事情也和这个人有关呢?”

    贺君熠摇了摇头,沉思了一会说:“不知道,不过,这个人确实有问题,他让何曦盗窃项目代码这一点就很可疑,而且为什么是sunshine的项目呢?”

    陆安年也是一脸严肃,看着画像,说:“我一直在让物业想办法看能不能弄到公司着火前一天的录像,要所有异常的人以及事件。”

    “有结果吗?”贺君熠问道。

    “暂时还没有,如果这个人也参与了这次的事件,那么我们一定要想尽办法找到他才好。”陆安年说道。

    “报警可以吗?”陆安年建议道。

    公安介入找人几率会大一点,所谓人多力量大,而且他们信息网比较全面,捕捉起来更快。

    “没有证据下,最好还是不要惊动公安,否则,我们无法找到这个人,何曦说过,上次事情东窗事发后,这个人就神秘消失了,连何曦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所以这次,尽量秘密进行。”贺君熠冷静分析道。

    “也对,我们没有证据,公安未必听我们的,这边我找我几个朋友留意看看,如果他一出现,一定要抓到他!”陆安年愤愤说道。

    贺君熠看着画像,眼睛里充满怒意和坚定,无论你是谁,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我一定会抓到你的!

    赵毅下班回到租的房子,一会去就直接躺下。

    这是离开sunshine之后,他重新找的工作,天天加班,一直加到晚上十一点,才回来。

    他躺在床上,连气都不想喘,太累了。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万万没想到找了份这样的工作,想想之前在sunshine的那种轻松自在,真是明显反差啊。

    可是没办法,sunshine已经活不下去了,他可不想陪它一块倒。

    躺了一会,他就挣扎着想去洗个澡,舒服的睡个觉。

    刚准备脱衣服,这时,有人敲门。

    他又把衣服穿了回去,走到门跟前,警惕的喊了一声:“谁?”

    门外的人回应道:“是我,开门。”

    赵毅是认得这个声音了,他脸色立马不对了,沉着脸开了门。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四哥。

    “哟,你这是打算睡觉啊?”四哥笑着说道。

    赵毅撇了他一眼,回答道:“有事吗?”

    四哥拍了拍他肩膀说道:“不请我进去坐坐?”

    赵毅无奈侧开身让他进来了。

    四哥一进去就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双手张开放在沙发靠背上,开始打量这个不大不小的房子。

    “小赵啊,我看你还是给你换个大的吧,这么小,怎么住啊?”四哥笑着说道,语气还带着嫌弃的意味。

    赵毅关上门,撇了他一眼,坐在床边,冷冷说道:“我喜欢住这里,在小也能住人。”

    四哥一听,笑了笑,也不在意赵毅的语气,说:“做成了这笔大买卖,你就有钱了啊,到时候我给你看个,哥这人就是见不得兄弟受苦,保证让你住的舒舒服服的。”

    赵毅敲着二郎腿,眼睛里更加冷淡了,“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他不想跟四哥待一起,这个人虽然面上带着笑容,可他还是知道笑里藏刀这个成语寒意的。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他这么晚来,肯定有事,而且还不是什么好事,他也不想跟他牵扯太多,这件事本来就是他大意了,硬被拉上贼船,还是早早和他撇清关系才是最重要的。

    四哥换了个姿势,脸上还是带着笑容,只是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笑意,“小赵啊,我知道你从头到尾都很不情愿,不过,既然已经做了,就别想那么多了,我这个人也很仗义的,我答应你,做完这单生意,我不会再威胁你,也不会找你,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换句话来说就是,你可以下船了。”

    赵毅一听,眼睛瞬间睁大,带着点不敢置信,声音也高了几个度:“你说的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而且我也知道,你本来就不愿意,我从不勉强别人,这次你是个例外,既然有钱挣你也不乐意,我只好找别人了,对你,我只好放手喽。”四哥还带着遗憾的口吻说道。

    赵毅心里激动了起来,真的可以和他划清界限吗?

    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好了,这个人太危险,还是尽量和他离远点,做完这单,他就离开南湖,和他们彻底断绝关系。

    想到这里,赵毅内心是非常激动和欣喜的,恨不得现在就赶紧做完这单生意。

    “好,我们一言为定,做完这单,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赵毅坚定的说道。

    四哥一下坐直了身体,也豪放的说道:“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到做到。”

    可是,赵毅还是想到太简单了,做坏事只分零件和无数件,他根本早已经无法下船了。

    sunshine贺君熠办公室内。

    贺君熠正在打电话。

    “如何?有结果吗?”

    电话那头人感叹道:“暂时还没有,不过,如果按照这个画像找,难度确实很大,因为他只是素描,带着很多不确定,无法保证是不是本人,而且如果那个人做了微整形,这个画像根本没什么用。”

    贺君熠皱眉想了想,说:“其他你不用管,找到相似的,都可以发过来,哪怕一个一个去核对,我也要找到他。”

    “好吧,我尽量。”

    通完电话,贺君熠按着自己的额头,脸上也带着很浓的疲倦之色。

    如果不找到这个人,恐怕sunshine无法正常再运营。

    贺君熠已经下了决心,接项目现在往后放一放,现在最重要就是找到这个人,这才是关键。

    于此同时,嘉视项目投标活动刚刚结束。

    贺君熠看着投标的最终公司“宁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而另一边,四哥也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看着新闻上夺标的公司,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广告位④
广告位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错误报告]     [投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