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地球的魔王·正文 六百四十一章 胶着
广告位①
广告位②
广告位③
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oole.org,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来自地球的魔王》最新章节...
    两个潮汐之主被绞碎的无声无息。

    “别急,这会让你的血液流的更快。”星妮的鬼手在阿拜楼的内脏里不断的移动,“你表情淡定,你的血液却骗不了我。”

    “最好快一点。”阿拜楼说。

    “在一位前所未有的强大敌人面前治疗是不是很稀奇。”星妮尽量假装从容的笑,疤面行者对她的压迫力还是太大了,“你看,疤面行者故意没有阻挡你。”

    “他有托大的资格。”阿拜楼把灾魔的面容撤下,低头看着给他治疗的星妮。

    他的眼眶失去了一只眼睛,格外狰狞。

    “你有没有找回眼睛的治疗方法。”阿拜楼问。

    “没有,即便真的给了你,也不会是你的眼睛。”星妮说。

    “那回是谁的。”阿拜楼笑着问。

    “我的眼睛你要吗?”星妮将自己的手从阿拜楼的内脏里掏出来,里面的骨头已经修复的差不多了,这些得益于阿拜楼异于常人的体质。她指着自己犹如星光般的紫眸说:“我可以借给你,但是记得还给我。我无法在这个层次战斗,但是我知道一双完整眼睛的重要性。”

    阿拜楼无言的看着星妮。

    星妮苦笑,真是贪婪的男人。

    她的鬼手慢慢摸向自己的眼睛,阿拜楼的手突然抓住星妮的手。“还是算了。”阿拜楼说。

    失去眼睛也许并非坏事,这让阿拜楼能够像那疤面行者一样观察整场战斗的布局。

    “星妮,刚才受伤的都怎么样了。”阿拜楼说。黑格洛克和提尔涅受伤都很重,艾露恩她们为了救阿拜楼也受到了攻击。

    刚才他没时间顾得上这种事情,现在正好趁着治疗的时间询问星妮。

    “提尔涅与黑格洛克还在抢救,其他几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她们都是坚韧的孩子,不可能会被疤面行者一次击杀的。倒是其他国家没那么好运了。”星妮苦恼的说:“后方已经动摇了,疤面行者足够可怕,有不少人退缩了。”

    “人性啊。”阿拜楼轻叹。他知道光环强者对每个国家来说是宝贝,但是濒临世界毁灭,居然还有人有心情顾及自己的损失。

    如果这次行者的目标不是近海,不是美人鱼,阿拜楼完全可以不必有这么多苦恼,没有他身先士卒,教廷也会挺身而出。

    拥有多少就要付出多少,这件事情实在太好理解了。教廷本身也是清楚的。

    “很不甘心啊。”星妮给阿拜楼弄好最后一次骨折处,“我更担心你的内在,你已经发力太多了。”

    疤面行者和娜迦女皇,肉山激斗的时候,寒冷的风雪也入了场,被疤面行者击飞的莲莉、莉莉、艾露恩回来了。

    三个衣服上都有血污,看来受的伤没有说的那么轻巧。

    “那一拳真是够痛的,嗯”莲莉狞笑,握着冰刺与权杖直接面对疤面行者。“我准备让你尝尝与我相同的痛苦,白痴。”

    疤面行者反击的拳头落在盾牌上,尼娅芙举着盾牌说:“钻石雨果的魔法师需要磐石般的保护,我的锋锐可以刺穿你,我的盾牌能够阻止你。”

    “手臂停止。”莉莉将疤面行者的一只手臂固定,再由艾露恩将其吸收。

    “刚才有些失误,我们低估了疤面行者的力量。”艾露恩愧疚的说,对阿拜楼回眸一笑,“老师,我们学习着你,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在你治疗好之前,我们将拼死阻止疤面行者。”

    被击退的回来了,精灵们,矮人们,兽人们,教廷以及其他国家的人,一个个带着视死如归的表情重新进入了战场,每个人身上都有伤,每个人都感受到了疤面行者的强大。

    但这数万人全都不是轻易捏的软柿子。

    “没有强大,却坚韧。”疤面行者甩了甩头,“整个世界,是吾的对手,令吾欣喜。”

    阿拜楼的神色没有因为疤面行者被阻止而有些许缓解。

    他明明攻击海眼就能解决一切。他看起来就像是在玩一场游刃有余的游戏,与整个世界的强者贴身肉搏,它享受着四面八方的攻击,没有丝毫动摇之色。

    血肉横飞已经不足以形容这次战争的惨烈了。比起弱者之死,强者之死更有魄力。

    阿拜楼吩咐了美人鱼救治失去意识受伤落水的人,现在看来美人鱼应该已经忙不过来了。

    “我没想到过会有与娜迦并肩战斗的一天,你们和我们很像,全都以一场荣耀的战斗为荣。”金梅尔的猎刀附着光环之力穿过疤面行者,尽管不知道这对疤面行者会造成多少损伤,但是一直做下去会有效果的,能够切实对疤面行者造成伤害的,只有拥有光环之力的斗气与魔法。“在这之前,我以狩猎你们的督军为荣。”

    “我也以杀死你们陆地生物的强者为荣。”督军枪马笑着说:“但是,这一次我以报恩为荣,娜迦已经下定决心,击退疤面行者了。”

    “你这傻瓜。”金梅尔惊呼。原来督军枪马发现金梅尔被疤面行者反攻了,所以用身体挡住了攻击,她的脑袋飞到天上,却带着视死如归的笑容。

    娜迦有的地方也值得尊敬。金梅尔肃然起敬。

    “娜迦的孩子们,咱们的攻击对疤面行者是无效的,所以成为盾牌吧,为陆地生物们争取属于时间。”娜迦女皇是一面强大的盾牌,刚刚与其合作过的几个女孩都是这么认为的。

    星妮为阿拜楼的治疗接近尾声,她松开手,“只要不是瞬间死亡,我会把你救回来的,一定。”星妮发誓。

    阿拜楼点头,一步一步踏入疤面行者的地方。

    疤面行者见阿拜楼回来了,居然也靠向阿拜楼。

    “你一定不会理解。”阿拜楼说。

    “什么?”疤面行者问。

    “弱小既人”这件事。阿拜楼跃向疤面行者,“你最好是自己成长的,天生强大是赢不了我们的。”

    夏娃不知何时出现,疤面行者与夏娃对碰,直接被斩掉两只手臂。这不值得任何庆祝,疤面行者是故意的。

    海面上的战斗,天空上的人早已注意到了。

    首先是暗影大帝巴萨托斯。

    第一主炮抽空了他的力量,但并不影响他的是“半神”这件事。

    “如果我在大海,你能够阻止大地对我的诅咒吗?”巴萨托斯问。

    “可以,你可以尽情的在大海上痛揍疤面行者。”混沌潮汐之主说。她正在说服暗影大帝亲自加入战场。

    “这正是我现在最想要的。”巴萨托斯怀里抱着沉睡的菲尔,得到混沌潮汐之主的肯定后,他咬牙切齿的说:“一百年,疤面行者杀死了我的一百年。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菲尔的沉睡对巴萨托斯来说,是一种寂寞的伤痛,他的生命接近半永生,菲尔就是这无聊的日月星辰中的荧光。

    “我期待着。”混沌潮汐之主笑着说。

    “蜂后。”巴萨托斯呼唤来蜂后,将菲尔放到蜂后怀里,叮嘱蜂后替他照顾好菲尔,巴萨托斯已经来到了空中侵蚀号的甲板。

    他从边缘一跃而下,眼睛里只有那个与阿拜楼一同战斗的疤面行者。

    巴萨托斯落到海面上,正如混沌潮汐之主所说,既不会沉没也不会诅咒。

    拔出自己许久未用的暗影大剑,巴萨托斯说:“我应该没来晚吧?”

    “当然没有,也正是www.oole.Org时候。”阿拜楼笑着说。

    第三位半神,暗影大帝巴萨托斯,一位黑暗之王,无畏的战士。

    第四位半神也正在赶来。

    谁也没想到一直温吞的福克斯也会是一位半神,而福克斯是第一次用真身迎接战斗,他很怕死,所以他从来都是以命匣保护着自己。

    这一次福克斯违反了他八千米年来的惯例。

    这位宛若真正死神的亡灵法师,握着镰刀,不断的咏唱着削弱、诅咒以及驱逐魔法。更多的时候,这些亡灵也在不断的给疤面行者添加麻烦。

    “帕拉,如果我在这场战斗里死去,死灵堡垒就交给你。”福克斯在来之前慈祥的对帕拉说着宛若遗言一般的话。

    哪怕帕拉万般拒绝,福克斯还是毅然决然的用真身来迎接与疤面行者的战斗。

    “我活了八千多年,终于有了自己的继承者,帕拉,你充满天赋,你比我更适合死灵堡垒。”福克斯心想,死灵堡垒已经不属于他了。

    他不想把死灵堡垒说成是钻石雨果的财产,死灵堡垒一直都是他想留给帕拉的。

    “很奇怪我有半神的水平吗?”福克斯笑眯眯的说。

    不奇怪,阿拜楼摇头。活了八千米,猪都能有光环,何况一位本就擅长学习的死灵法神。

    “我奇怪的是你居然用真身战斗,这和以前福克斯截然相反。”阿拜楼开口说。福克斯应该是那种小心翼翼的老狐狸才对。

    “因为我在为你而战。”福克斯的镰刀也攻向疤面行者,镰刃把疤面行者斩成两节。“死灵堡垒我也交给帕拉了,现在的我没任何顾虑。”

    第四位半神,最强的巫妖,死灵法神,福克斯。

    <script>bdshare;</script>
广告位④
广告位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错误报告]     [投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