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旌旗战八方·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五斗米道
广告位①
广告位②
广告位③
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oole.org,以便随时阅读小说《三国之旌旗战八方》最新章节...
    随着杨柏和许褚的离开,很快又有数百骑是来到了城门处。当杨松被带到了刘赟的面前时,刘赟是跳下来马来就对他说道:“杨先生弃暗投明乃是我大汉之幸事,我一定会禀明皇上嘉奖杨先生的。”

    其实刘赟根本看不上这及其贪婪的家伙,要不是看在这家伙刚刚立了大功的份上,刘赟连杀他的心都有了。不过杨松并不知道刘赟的想法,反而是献媚殷勤地围在刘赟的身边说个不停。

    看着这家伙一脸弄臣的样子,刘赟也只是与他虚与委蛇了一番。好在魏延已拿下了张鲁,而典韦也同样抓到了那谋士阎圃。

    当刘赟来到张鲁的府邸并见到他时,张鲁还不敢相信汉军已经攻进了南郑,他还以为自己仍在睡梦一样。当刘赟亲自给他解去了身上的绳索,并将他带到了书房后,就说道:“张教主,让你受惊了,本王给你赔个不是。不过你尽管放心,本王绝不会伤害你的,就连你的家人本王也绝不会让他们受罪的。”

    张鲁字公祺,祖籍沛国丰县人,西汉留侯张良的十世孙、天师道教祖张陵之孙。张鲁为五斗米道的第三代天师,在杀张修后继续在汉一带传播五斗米道,并自称“师君”。

    而且张鲁还有一个特别牛逼的老爸,那就是东汉时期著名的天学家张衡。张衡字平子,南阳西鄂人,南阳五圣之一,与司马相如、扬雄、班固并称汉赋四大家。国东汉时期伟大的天学家、数学家、明家、地理学家、学家,在东汉历任郎、太史令、侍、河间相等职。晚年因病入朝任尚书,于永和四年逝世,享年六十二岁。北宋时被追封为西鄂伯。

    同时张衡为国天学、机械技术、地震学的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明了浑天仪、地动仪,是东汉期浑天说的代表人物之一。被后人誉为“木圣“,由于他的贡献突出,联合国天组织将月球背面的一个环形山命名为“张衡环形山“,太阳系的1802号小行星命名为“张衡星“。后人为纪念张衡,在南阳修建了张衡博物馆。

    就上述的这些原因,刘赟也不由得对张鲁的老爸是肃然起敬。更何况张鲁实施的五斗米道在汉是深得民心,而刘赟想要掌控汉就得先掌控张鲁才行,所以这才是他带张鲁来书房的原因。

    当刘赟请张鲁坐下后,就说道:“公祺兄,汉、西川我是势在必得,今日我汉军入了汉,我保证能让我的士兵们做到对百姓秋毫不犯,不过其他的几个郡县就麻烦公祺兄多多说和了。”

    其实现在对汉军能造成威胁的,也就是那沔阳和固城里的人马了。这两座城池里总共驻扎了近三万人马的兵力,而刘赟身边就只有八千铁骑,至于身后的大军最迟也要数天后才能赶到,所以刘赟也只能是先稳住张鲁的兵力才好。

    而这时的张鲁也终于是清醒了过来,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汉军的阶下囚。好在刘赟并没有为难他,反而对他是以礼相待,所以张鲁在平静下来后,就说道:“摄政王大人,你果然是好手段啊,连我身边的人也被你给收买去了,才酿成了今日之败局。我张鲁还真是瞎了眼把那杨松当成了自己人,这个该死的家伙必会不得好死。”

    “公祺兄,你想让他死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虽然他兄弟俩助我进了汉,但他们的品行确实令人不耻。对了公祺兄,还有一件事情我忘了告诉你,其实我也算是半个道门里的人。”说着刘赟就拿出了那块太平道的令牌来。

    这块令牌可是张角亲手交给刘赟的,并且这块令牌也代表了太平道掌教之信物,凡握有此令牌者,如太平道掌教亲临。当张鲁在看到这块令牌时,惊得是目瞪口呆。他以前可是见过张角,并且也知道这块令牌所代表的意义,只是万万没想到张角死后这块令牌会出现在刘赟的手里。

    不过当他在听完刘赟的解释后,不由得是苦笑地说道:“张道友以前也曾来过我汉,那时候我也刚接手五斗米道不久,所以暂时没有参与他的太平道。只是令我没想到的是;张道友起的黄巾起义竟然不到一年就以失败告终,这还真是让人痛惜不已啊。

    好在张道友找到了王爷托孤,这也算是不幸的万幸了。既然张道友将令牌交给了你,那王爷也确实算得上道门里的人,而我这五斗米道也是从先祖那里传承而来的,既然王爷成了汉之主,我必会交待属下归顺于王爷你的。说实话我还真不在乎这汉太守之位,只是想要让我五斗米道扬光大而已。”

    刘赟对五斗米道也稍有了解,其教义就是;教民诚信不欺诈,令病人自其过;对犯法者宽宥三次,如果再犯,然后才加惩处;若为小过,则当修道路百步以赎罪。又依照《月令》,春夏两季万物生长之时禁止tú shā,又禁酗酒。而且其还创立了义舍,那就是置义米肉于内,免费供行路人量腹取食,并宣称,取得过多,将得罪鬼神而患病。

    这五斗米道的教义有利有弊,刘赟也说不上什么好坏来,毕竟他不是五斗米道的教民。不过他要掌握汉,就得实施新的zhèng quán才行,而这五斗米道的教义他也不会禁止,只是不能让这教义干扰了他的朝政,否则他必会以朝廷的律法来处置不法之徒。

    当刘赟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张鲁后,张鲁点了点头就说道:“我道教从来没想过要干政,只是给百姓们一种精神寄托罢了。”

    刘赟也赞同了张鲁的说法,信教乃是个人的私事,他无法去干涉。再加上道教也算是华夏之国教,存在了数千年,你凭什么去干涉人家。只要不倒行逆施、扯起zào fǎn的旗帜来,刘赟也绝不会去干涉人家信什么教的。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bq14
广告位④
广告位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错误报告]     [投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