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修仙回来了·正文 第四百三十二章 信你的邪
广告位①
广告位②
广告位③
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oole.org,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女配修仙回来了》最新章节...
    魂力虚无缥缈,是最难操控和吸收的。而心魔忍冬毫无阻碍的将寒澈和齐光身上的魂力吸收的干干净净,至于长御景的——他身上关于春和夏的魂力部分,早就化作忍冬的养料了。

    齐光十六岁和傀儡春相识,一路相扶相伴,曾经历春熙最惨痛的“孽符“焚烧身躯之苦,也曾陪同春熙远嫁妖族。有关春的记忆,那么深沉厚重,而最后春的离去,更是他心中的最大隐痛。几百年过去,都不能消磨减退。

    闭眼细细感悟这一丝丝魂力,忍冬脸上露出悲伤、怀念,似能和齐光感同身受。她觉得,魂力很像情感。也只有情感附着,才能让魂力时隔百年依●31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旧没有消散。

    感悟完了齐光的,之后是寒澈。

    寒澈的记忆断断续续,有的只是不连贯的画面。所有的情绪也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没有一个稳定的,可供串连的基点,显得……莫名其妙。

    唯一的最大感触,就是刚刚星光电影符中,那外表狰狞恐怖的魔头,轰然倒塌时,像天空伸出的一双手——

    眼透出无尽的悲哀。

    哀莫过于心死。

    他心已死。

    傀儡夏的神魂俱灭,就在他面前!

    入魔后,他心心念念想要靠近,想要得到的东西,已经彻底毁灭了。

    忍冬捂着自己的心口,觉得整颗心都碎了。

    站在旁观者角度,她只是浮光掠影的接触了下,就觉得心痛得快要死去,然而她看到寒澈,外表平静,眼神纯净醇和,似与此无关。刚刚在星光电影符中经历一番艰难的人,根本不是他。

    不,谁承受了这么大的打击,都会消沉痛苦一段时间,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了。

    是他修炼的功法,让他遗忘了痛苦。

    就好像一个匣子,所有的悲伤和心死,都藏在里面。

    若是能藏一辈子也行,怕就怕那一天这个匣子打开了,之前深藏的所有情绪,一下子全部汹涌的爆发出来。

    那就不得了了!

    忍冬心肠柔软,忍不住为寒澈担忧,目光留在寒澈身上迟迟没有转移。

    寒澈也看着她,两人目光交缠,外界的一切纷扰好像都和他们没了关系。

    齐光讶然。

    寒尘胸口起伏了两下,随即窥见长御景似在暗中布置什么,立刻冲上前,只是手中的灵器刚刚扬起,就觉得整个擂台都被一阵强大的威压压制住。

    “你做了什么?“

    “回来!“

    长御景没有理会寒尘,而是紧紧盯着心魔忍冬。

    忍冬的两个黑眼圈更黑了,虽然是心魔之体,但她身上没有任何魔气,反而身姿轻盈,和修行正道的女修没有什么差别。而随着两人的视线交缠,一种奇妙的吸引力,无法看见但可以感知到,让两人的气场渐渐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长御景,我想出去看看。“

    “和他一起么?“

    长御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是谁?“

    忍冬点头,“只要不看到你,我就记得自己是谁。“

    “你不能走。“

    “为什么要困住我?你明明这么讨厌我!“

    “你是我的心魔。只有我,可以将你斩去。“

    忍冬听了,就像逆鳞被人碰了,还被人拔掉,“别把我当普通的心魔。我,永远不可能被你消灭的!你死了这颗心吧!“

    “你是我的心魔,只有我可以决定如何处置你!“

    “你省省吧,我活着可不是因为你!“忍冬冷冷看着长御景,数十年来囚笼一样的生活早就对长御景百般看不顺眼了,真以为她毫无反击之力?

    “你在做什么?“

    擂台嗡嗡的摇晃,外面还有很多人围观,众目睽睽之下,一阵烟雾笼罩整个擂台。待烟雾散去,欸?擂台呢?

    整个星辰大殿广场上,空空荡荡,仿佛从来没有擂台这个建筑物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出奇了!要不是这么多人,我都以为自己眼花!“

    众人慌乱了一段时间,就有星门弟子出面解释了。

    “这是星门绝学‘斗转星移’。“

    解释了前因后果,特别说明这斗转星移种种妙用,可以将弟子门人传送到安全地方,曾在天宸界就是不传之秘。后来来到紫宸界,经过诸位长老决定,不再私藏,许天资悟性过人的嫡系弟子修行。星门中能使用此秘术的大约有四十多人,而一次性连擂台都传送出去,可见长御景大星师的强大。

    “原来如此!“

    “就是另一种传送阵嘛!看来这些天宸旧人,将传送之法研究的十分透彻。“

    “不然能带着整个世界的人都传送过来?“

    众人不再惊吓,只是对这次擂台的结果还意犹未尽——

    到底是谁赢了,谁输了。

    “我觉得是长御景大星师,以他的修为功力,完全立于不败之地。“

    “我的看法相反,斗转星移之术一使,就传送到其他地方去了。而光明正大的比试,为什么要传送到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呢?说不定是准备了其他手段,尤其是不大光明的手段!“

    “可笑!说是比试,齐光和人联手,也敢说公平?最可恶是神崎世家,两父子齐齐上阵,纵然长御景大星师使什么手段,我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

    “你没听说,这次比试是有深远的恩怨的。就我所知,神崎世家家主寒澈,因为主持了传送大阵,在天宸旧人的心目中,威望很高。就算他不擅长交流,平素礼节方面多有不足,天宸旧人对他的尊重也不减分毫。“

    “我也觉得!寒澈主持传送大阵,和星门多有合作。不然,如何能将天宸旧人安好无损的送来?试想一下,寒澈当年明明和长御景大星师有仇,可为了挽救天宸旧人的性命,不得不和仇人合作。哎,说得我都感动了怎么办。“

    “你们看,御景大星师对剑门齐光和神崎世家寒澈联手对峙,毫无意外,就能知道这一切,早在他的算计中……“

    议论来议论去,竟然集体偏向齐光、寒澈。

    这让一直支持星门的其他人分外生气,“你们都眼瞎吗?看不到御景大星师已经步步退让了,不然就地利就可以让齐光俯首就擒!忘记当年曾经有魔头大举进攻星门,却被星门用了星狱大阵给困住,全部绞死?我就这么直接说吧,在星门的地界上,想要对付御景大星师,做梦!“

    维护者话音刚刚落下,就见长御景踩着一团星云符过来——这是不知道第几次的进化版白云符了,从前白云符就像坠进一团棉花中,女修还罢了,男子踩着一团棉花实在不大合适。而且速度也慢。在漫长的岁月中,经过数代人的努力,白云符已经有了十多个版本,有的是白云变得无限小,只要贴在鞋上就可以。有的是在鞋上延伸出滑轮,或者火焰。速度也有正常散步、奔跑、飞快等,甚至可以调节,随心所欲。

    此刻长御景脚踩星云符,脚下闪现一连串的星辰,就像多余的星力溢出,衬得身姿缥缈,说不出的潇洒不羁。如果,忽略他表情凝重的话。

    星门弟子赶紧靠近,“师叔祖!“

    长御景摆手,定住身,回头看向身后。果然,没多久就见齐光踩着剑光而来。

    “你意欲何为?“

    齐光没有擂台上非要置长御景于死地的恨意,口中淡淡说道,“三光殿!“

    “三光殿已经不是主殿了。“

    “是不是主殿,什么要紧?我只是想看一眼!“

    “看一眼?“长御景冷笑一下,“也可。“

    吩咐人带齐光去三光殿,至于其他人想要问询擂台一战的结果,他直接冷面,星云符滑落一连串星纹,飞入星辰大殿就不见人影了。

    这时候,齐溪才带着悲喜交加的眼神过来,“爹!“

    “爹你为什么要挑战长御景大星师啊!什么仇恨,过了这么多年都不能淡忘?“

    齐光看了看女儿,“跟我来!“

    齐溪以为父亲要和自己说什么,就跟上去,谁知道竟然被领到一处破旧的星殿。看着上面挂着摇摇欲坠的牌匾,她不明所以。

    “这是三光殿。曾经有人说,直接把大殿的名字改掉,改成齐光殿。“

    “啊!“齐溪吓了一跳,“我虽然不是星门弟子,但也知道星门所有殿阁的名,都是有渊源的,是历代星门前辈留下来的。那人是谁啊,居然要把三光殿改成父亲的名字!“

    “就是寒澈啊。“

    齐光淡淡的说道。

    齐溪彻底哑了口。她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了,才小心翼翼道,

    “父亲,你和寒澈关系很好吗?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还和你一起对战御景大星师?“

    “都是前尘旧事了,没什么好提的。待你来这里,是让你见一个故人。一位真正的星门强者!“

    “啊?“

    齐溪觉得古怪。一方面她想了解父亲和寒澈的关系,一方面,又对父亲有别于平常的亲切亲近,赶到欢喜,就没出声,安静的跟在后头。

    三光殿早就破败了,只是因为当年也曾是星门主殿之一,须得屹立住了——星门内多少流派都是这样,哪怕修行的弟子全没了,也要留下典籍殿阁,兴许哪一年就有新生代修行从而将这一流派发扬光大。

    齐光进了三光殿,对这里藏着的典籍毫无兴趣。

    “爹,你不是为了星门秘典吗?这里竟然放着这么多的典籍,啊哟,还有斗转星移,就是刚刚御景大星师使用的吗?“

    “刚刚使用大挪移术的,不是长御景,是忍冬。“

    “谁?“

    “就是那个心魔。“

    “这么怎么可能?心魔怎么可能使用星门秘法,而且只传嫡系弟子的秘法?“

    齐光脸上露出奇异的笑容,“她身上……有什么不可能?“

    笑容一闪而没,想是他自己也知道,不该的。于是他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三光殿本身。四处找寻了一番,终于找到当年埋葬的地砖。

    剑尖刺入地砖,将里面的砖石一样样割开。

    “爹,你到底在做什么?“

    砖石缝隙很大,也曾有弟子过来找寻,不过多少年了,竟然没发现,可以算是一大奇迹了。

    在当年留下暗记的那个砖头上,齐光用宝剑震碎了,将里面的一枚储物戒指取出来。

    区区一枚储物戒指,不值得大动干戈。

    但齐溪就是有一种直觉,觉得父亲千方百计的进来,肯定另有目的!

    “爹,这里面装着什么宝贝?“

    “天下无敌!“

    这就有点过了,谁敢说自己天下无敌呢?齐溪莫名,眨眨眼,“爹,你的剑法已经极为高明了。“

    齐光并不说话,他呆呆看着这枚戒指,看了许久许久。

    最终,他选择相信。

    时间倒退回二百六十百年前。

    楚夏还活着。

    齐光永远记得那一日,楚夏过来找他,让他帮忙保管一样东西。

    “你为什么不让寒澈保管?“

    “因为他会忘记啊。“

    “但是你不同。你让他做的事情,他就算忘记你,也不会忘记事情本身。“

    “这就是原因,我不想他记得。“

    “为什么?“

    齐光摆出你不告诉我实情,我就不答应的态度。楚夏只能态度软化,“我交给你来办,因为你是她最信任的人。“

    “谁?“

    “春啊。“

    楚夏怔怔看着齐光,“你是春熙最信任的人,所以,我可以像她一样信任你吗?“

    齐光不记得自己的答案了。

    但想来,他的回答也没让楚夏失望。因为楚夏把这枚戒指的下落,告诉了他。

    这枚多年后,他如约过来,按照楚夏期待的那样——等你成为剑神,可以在这个世界开宗立派了,就过来敲碎这个石头!

    “戒指里到底放了什么?“

    “这是一个秘密,但我可以告诉你。只是告诉你之后,你得忘掉。不然这件事会一直记在你的心上,让你不能全神贯注。“

    当时的齐光应该没有防范,就中了楚夏的招。

    短暂的失去了那段记忆,齐光也没有浪费那个心去找寻,因为楚夏说,“中间变数太多。要是你到了那个世界却无法立足,或者你打不到成为剑神剑圣的地步,抑或这枚戒指早就失踪了,那你就忘掉好了,当我没说。“

    “但是万一,万一有一天你能做到了,就帮我打开戒指。这件事,对你绝对安全。“

    信了你的邪!

    齐光按照楚夏留下的方式打开了储物戒指,看到了浑身魔魇滔滔的齐淑拉。

    <script>bdshare;</script>
广告位④
广告位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错误报告]     [投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