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轻点聊·正文 第1354章 窒息的鱼
广告位①
广告位②
广告位③
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oole.org,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大叔轻点聊》最新章节...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着。

    对于方希悠来说,这样的夜,太漫长太孤单。

    也许,她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孤单,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可是,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过去,虽然她和曾泉两地分居,可是她的心里,满满都是他,就算他不在身边,她也不会感到寂寞。

    而现在。

    前所未有的孤独,充斥着方希悠的身心。

    一直以来,她都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可是,现在有了这个孩子,为什么还这样的,孤独,害怕?

    是的,她害怕,要不然她也不会找以珩商量,找以珩帮忙。以珩说什么?让她跟阿泉说?她怎么跟阿泉说?他怎么会愿意听她说?

    走到了这个地步,她除了后悔自己的这一个激情的失误,还能做什么呢?她的人生,失败了!再也,没有希望了!

    后悔?她怎么后悔?

    和沈家楠的这一切,是她主动的。她以为自己不会怀孕,结婚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怀孕过,怎么就这么巧的怀了?

    如果不是杨思龄生了那个孽种,她会毫不犹豫地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而现在。以珩说的对,这孩子,可能是阿泉的。如果她这样处理了。

    就算以珩不说,也会有人告诉曾泉的。他,迟早都会知道。

    如果他知道了。

    他恐怕只有嘲笑她的可能吧!他恐怕只会觉得她这是咎由自取。

    除了这些,他还会说什么呢?

    泪水,在方希悠的眼眶里打转。

    手里,是沈家楠送给她的那个玉饰,水里的鱼,如鱼得水吗?

    她的人生,如鱼得水吗?

    现在,恐怕她就是一只离开了水的鱼,快要窒息了。

    谁能给她一滴水呢?

    没有人给她一滴水,水,只能是她自己给自己。

    方希悠坐在床上,静静思考着。

    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她愣了下,拿起来一看,是曾泉?

    曾泉?

    他怎么。

    难道他已经知道了?

    方希悠的心里,莫名的忐忑,可她还是擦去眼角的泪,恢复了平静,接了电话。

    “阿泉?”她问。

    “你还没睡?”他问。

    “嗯,没有。”她说。

    “哦,有件事,我要和你说一下。”曾泉道。

    他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一样,似乎完全不知道那件事。

    “好,你说。”方希悠道。

    曾泉和她说的,是工作上的事,方希悠听着,和他讨论。

    “呃,那我明天给那边打个电话,你派人过去就行了。”方希悠道。

    “好,麻烦你了。”曾泉道。

    方希悠觉得他这么说,很是别扭。

    他和她,什么时候可以不这样呢?

    或许,没有机会了吧!

    “阿泉,你,最近不回来吗?”方希悠问。

    “应该不回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曾泉问。

    “哦,没有,没什么。”方希悠道。

    “那你早点休息,有什么事给我电话。”曾泉道。

    “阿泉。”她叫了声。

    曾泉觉得她很奇怪,便问:“希悠,你,怎么了?”

    “我没事,没事,没什么。”方希悠道。

    “希悠,”他叫了声,顿了下,“你多在京里待几天,陪陪爸妈。”

    “嗯,我知道了。”方希悠强忍着想要哭的冲动,说道。

    “那我就挂了,你早点休息。”说完,曾泉就挂了电话。

    说完这话,他真的挂了电话。

    方希悠捂着脸,泪水,从她的指缝间流了下去。

    她,失去了他,也,同样失去了,沈家楠!

    沈家楠!

    玉饰,在她的掌心,刻下了深深的印记。

    脑海里,是她在监视器里看到的沈家楠离去的背影,是他拿起那颗子弹的时候的表情。

    如果不是她,沈家楠,也不会落到这样的境地啊!

    这个夜,方希悠无法入眠。

    时间,漫长的没办法捱过去。

    方希悠睁着眼躺着,躺了好久,根本没有办法再躺着了,便起床来到书www.oole.org房,打开电脑,洗去脸上的泪痕,开始工作。

    之前离开夫人办公室的时候,所有的工作都办了交接。现在,她和那个办公室已经没有关系了,而苏凡和那边频繁接触。

    父亲说,霍漱清进京之后,苏凡也就很快要进京了,针对苏凡的培养也就快要开始了。

    实际上,苏凡的培养已经开始了,从夫人让苏凡介入一些项目开始,就已经是了。虽然她比苏凡更早接受培训,可是,现在苏凡已经比她更早进入了那个层级,苏凡,马上就要成为领导人的妻子,而她,还要和曾泉一起在下面打拼。

    既然是一起打拼,那么,她就绝对不能给曾泉拖后腿,不能让领导和夫人觉得她方希悠不会办实事,绝对不要输给苏凡!

    方希悠在电脑上浏览着疆的新闻,都是内部的报道,特别是相关的。她看到了苏凡取得的所有成绩,以及苏凡正在推进的事。

    她很清楚,如果没有霍漱清的帮助,苏凡是根本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成绩。可是,话说回来,如果苏凡自己没有想法,就算霍漱清再怎么帮忙,那成绩,都不能变成苏凡的。

    领导和夫人又不糊涂,苏凡做了什么,苏凡能做什么,他们是很清楚的。虽然现在看来苏凡做的事不多,可是领导和夫人给予了她很高的评价,那就说明领导和夫人看到了苏凡的潜力。苏凡,还是很有潜质的。正如以珩说的,苏凡比她更容易被职工接受。

    她缺乏的,就是平民路线,现在夫人让她去荆楚扶贫,也就是补她的这个短板。那么,她就要好好抓住机会。

    只是,该怎么做呢?

    扶贫,说到底就是要让职工有钱。怎么才能有钱呢?那就是要让职工能把手头上的东西卖出去,要让外界知道荆楚的各个地方都有什么,吸引旅游,出卖产品。

    方希悠突然想起了苏凡当初打算请顾希做宣传大使的事。

    苏凡能请顾希去为妇联做宣传,她为什么不能请人来为荆楚做宣传呢?

    找什么人?

    当然是名人!

    现在娱乐圈讲的都是什么流量小生小花之类的,她为什么不能用这些流量明星来增加荆楚的知名度?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荆楚的明星也不再少数啊!

    何况,除了本省出生的、祖籍是荆楚的,还有在影视剧里演过荆楚故事人物的,都可以啊!除了让这些人来替荆楚做宣传,她还要鼓励作家们多写荆楚的故事,历史的现实的,让这些故事得奖,拍片子,等等。

    当初一个《疯狂的石头》不就把chongqing给炒火了吗?她为什么不在荆楚搞这样的文化项目呢?文艺界那边,她的熟人可是一大把,都是那些人求着她的,现在,只要她一个电话,这点小事还不是水到渠成?

    对,就这样!

    方希悠这么想着,就很快把自己的想法写成了一份报告,打算直接发给曾泉,也算是提交省里审议了。

    天亮的时候,方希悠的报告,已经,写完了。

    报告写完,方希悠洗了把脸,来到了厨房,给自己找点吃的。

    厨房的保安人员起来准备早饭,发现方希悠已经在厨房,惊呆了。

    “方小姐。”一名阿姨忙问候道。

    “我饿了,找点吃的。呃,有什么可以吃的吗?”方希悠问道。

    “您稍等一下,我给您做,您吃什么?”阿姨忙问。

    “什么都好,我现在有点饿,马上就要吃。”方希悠道。

    “哦,呃,我给您做个三明治,热杯牛奶,端到您房间去,可以吗?”阿姨道。

    “不用了,我在餐厅等着吧,您快点送过来。”方希悠道。

    “好的,您稍等一下,方小姐!”阿姨忙说道。

    方希悠拿着手机,来到了餐厅,看了下时间,上午五点半。

    父亲昨晚出差不在,要不然,平时这个点,父亲也是起床了的。

    方希悠坐在餐厅里,在手机上浏览着新闻,突然看到了一条消息,视线,凝滞了。

    这是一条财经新闻。

    关于沈家的!

    大意是,沈氏将于今天下午召开董事局大会,更改总裁人选。

    沈家楠,真的。

    方希悠紧盯着那一条消息,久久不动。

    “方小姐,您的早餐。”阿姨的声音传进了方希悠的耳朵,这才把方希悠的思绪拉了回来。

    沈家楠。

    方希悠说了句“谢谢”,拿起餐具开始吃饭。

    沈家楠!

    方希悠的这个夜晚难捱,苏以珩的也是差不多。

    被妻子顾希那么一说,苏以珩也觉得不能继续这样坐着了。

    可是,他怎么跟阿泉说?他不能是自己去说这件事,让希悠去说,这是最好的!

    只是,该怎么劝说希悠呢?

    还有沈家楠。

    那么有才华的一个人,就这么死了,太可惜了。

    想来想去,苏以珩决定去见曾泉一面。

    当天还没亮的时候,苏以珩的飞机,就已经降落在了武汉。

    只是,这个早上,曾泉离开了下属们扈从的队伍,独自带着秘书和保镖,来到了基层。

    闵忠宇告诉他,方希悠给他的邮箱发了一份邮件,是一份报告。

    “她怎么没打电话说?”曾泉意外,问道,“写了什么?”

    闵忠宇便把大致内容和他报告了一下,曾泉陷入了深思,道:“你打开来我看看!”

    <script>bdshare;</script>
广告位④
广告位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错误报告]     [投票推荐]